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Chinese Primary Language Arts Honors Course Website

中國語文榮譽課程網站

Up 重要公告 課程筆記 課程作業 成績展示 百家爭鳴 友情聯盟

Home
Course Description
中文重要性
課程要求
Course Policies
54號提案
荀子哲學
作文範文一
論語選讀
孟子哲學
儒家的思想
白話與文言
鴻門宴資料
王維介紹
琵琶行資料
羅貫中
曹雪芹和紅樓夢
人物關係
地圖
論文資源
評估性議論文
余華資料

余華自述﹕

余華:機遇讓我走上文學道路


 

 
 

我剛開始寫小說的時候是1983年、1984年,那是中國的文學雜志最輝煌的時候,什麼刊物都能發行幾十萬冊,但是已經開始進入尾聲了。那個時候的編輯們還是比較認真地在那裡讀一些自由來稿,所以像我的稿子自然也被他們看到了。那時候我還在南方浙江一個小鎮子上當牙醫,整天撥牙,也沒什麼事可干。因為那時候很年輕嘛,隻有20歲剛多一點,特別希望去認識一下外面的世界,可是我永遠看到的是張開的嘴,那裡邊也可以說是沒有什麼風景可看的,所以我就非常不喜歡那份工作。

我們那個醫院就在一個街道上,是我們小縣城裡最繁華的一條街,當然肯定不如北京的那個王府井繁華,可在我們縣裡已經是最繁華的一條街了。我整天站在窗口很迷茫地看著在下面街道上走來走去的人,我不知道我的今後應該怎麼辦!就在那時候,我發現有幾個我認識的在文化館工作的人,整天在大街上閑逛。後來有一次我就問其中一個作曲的,我問他說:“你為什麼就不上班?”他說:“我這就是在上班!”我說:“你們文化館是在大街上上班嗎?”他說:“文化館可以在任何地方上班。”我想:這工作我也喜歡。所以後來我就問他,我說:“你有什麼辦法讓我像你一樣上班?”

我們那個時候個人沒有選擇工作的權利,都是國家分配的,不像現在大學畢業後自己找工作。當然我們那個時候也有我們自己的好處,就是我們很安靜,我們沒有一種焦慮的感覺,反正是聽天由命,但是也太不自由。所以我就問他能不能、有什麼辦法可以調到文化館?他說:“你跟我學作曲。”

我心想我可是不敢跟他學這個,因為我非常了解他的歷程:他在農場干了十多年,一心學作曲,干了十多年纔進入文化館。而我是希望明天就進去!我沒那個耐心啊!十多年後,我多大了啊,再進文化館?

所以我說:“還有沒有更快的?”他說:“更快的?要不你就學繪畫。”可是繪畫也一樣啊,你也起碼學十多年以後纔能夠有希望進文化館。

他說:“都不行那麼就寫小說吧!”我一想這倒是可以。當時我大概認識四五千個漢字了吧,我估計大概可以寫了,所以就在那個時候開始寫小說了。

剛開始寫小說的時候,我真是屬於那種目標很明確的。後來我發現文學很難說是可以在大學裡學出來的,包括我後來開始上網也是一樣,遇到問題了,你再去查查參考書,看看這個問題應該怎麼解決。不遇到問題你根本沒必要去學,學了也沒用。

我就是帶著問題去學。首先不是學小說怎麼寫,而是看引號是怎麼打的。“文革”耽誤了我的學習,所以,我在“文革”十年根本沒想到將來要干這個。我是“文革”第一年上的小學,文化大革命結束那一年,中學畢業,剛好十年。日子當然也很愉快,就是幾乎沒怎麼上課。到那個時候我就沒辦法了,我不想撥牙,我得去換一份工作,為此我就在那兒悶頭寫。寫到了什麼時候差不多可以換段了,我就又發愁了,不知道怎麼辦?再就是的、地、得什麼的,剛開始總是用錯,真是一切都從頭來。

剛開始寫了以後,拿到文化館給我們一位管創作的人去看。他說:“你的錯別字太多了!”又說“這沒辦法,因為你沒寫過那麼長的文章啊!”

我以前在學校裡寫作文也就寫一千字,撐死了就一千字,那就算是很長了。那個時候我們語文老師說:“隻有余華纔能寫那麼長的作文!”如今在海鹽他還說這樣的話,“所有的作文裡余華寫得最長。”所以他就認為我是最有纔華的。我一開始寫小說就寫了一個一萬字的,那肯定是錯別字就增加了十倍了。然後,到我寫到大約四五篇的時候錯別字就很少了,後來文化館的朋友就開始表揚我了。

我非常幸運,我第一篇小說就發表了。那也是很奇妙的經歷。那個時候我記得還有一個好處是什麼呢?就是,我們寄稿件是不用付錢的,你隻要把一個信封剪一個角兒,我寄到《北京文學》,《北京文學》就給我付錢,就是郵資總付。所以那個時候我們也是計劃經濟的受益者。我剛開始寫小說也比較狂妄,我也瞧不上我們浙江省的刊物。我就寄給《人民文學》、《收獲》。它們退了以後,我把它們那個信封翻過來再剪一個角,再給《北京文學》、《上海文學》,逐漸一步一步的往下來,就是先寄名氣最大的刊物,再寄名氣小的。

我發現,我還是非常幸運,總是在關鍵時刻遇到一些好事。大概是在1983年11月份的時候,我們海鹽已經進入鼕天了,已經有點冷了。大概是下午剛上班的時候,電話來了。

我們那個撥牙的醫院有30多個人,就隻有一部電話機,而且那時候電話機是手搖的。我們整個海鹽縣隻有一個總機,要通過它轉的,反正那個時候電話不能拿起來搖,要摁著它搖。所以我後來第一次到上海的時候,撥那種程控的直撥電話,我就摁著它撥,奇怪!怎麼沒反應?所以,科學進步的方式完全不一樣,既然你過去是摁著搖,以後發展了也應該摁著搖嘛!它怎麼就拿起來搖了?科學的進程是最不講邏輯的,因此它經常給人以震撼。

那天突然說樓下有一個電話,我以為又是我們縣裡的一個什麼人給我打來的。因為我們那個時候也基本上是三心二意的,雖然進入了改革開放,大家還是弔兒郎當的,沒怎麼好好干事。拿起電話以後,卻是我們郵局的――那個時候電信和郵政還沒有分開――總機給我一個聲音說:“你是余華嗎?”我說:“是。”他說:“你有一個北京長途!”我一聽心裡就是一陣狂跳,我知道我們家在北京沒有親戚,有親戚也不會給我打電話。肯定是稿子的事!但是我想不起我的稿子寄給哪家刊物了。太多,退稿也非常多。

那個時候掛長途電話不是現在這樣,你知道一個號碼就可以撥了。那個時候《北京文學》的主編(她十年前已經去世了。)叫周雁如,她是早上上班,就給我掛“浙江省海鹽縣武原鎮衛生院余華收”。然後北京郵電局就是一路一路的掛過去,掛到下午快下班的時候,終於通了。然後我拿起電話,電話裡告訴我有一個北京長途,我又等了半個多小時。聲音來了,她就告訴我說:她是《北京文學》的,她說她叫周雁如,我也不知道她是主編,《北京文學》和我聯繫過的編輯是王潔,她後來也離開了。周雁如說你給我們寄過兩篇稿子。加上一篇別的我一共寄過三篇稿子,我自己都忘了。她說我們都看了,都很喜歡,但是有一篇稿子需要修改一下,你能不能到北京來改稿?那時我腦子裡第一個反應就是:“誰給我出路費?”那個時候我的薪水是十六塊錢一個月。

周雁如是一位很好的編輯,浩然,陳建功,很多作家都是她發現的。她可能也知道我的心思,她說我們給你出路費,還給你出住宿費,每天還有兩塊錢的補助。然後我馬上就說好!

我知道我不能去我們那個衛生院的院長那兒請假,我要是給他一講他肯定不會讓我去。我就讓我們單位的另一個人給我請假,讓他明天替我說一下,我說他說什麼你就別理他,剩下的事回來再說吧。我馬上坐上汽車去上海――我們海鹽沒有火車站――在上海買了一張火車票。不敢買臥鋪,當然那個時候也買不到臥鋪。這樣就到了北京。

這就是一個開始,文學道路的開始。從此以後就開始一篇一篇往下寫。所以我發現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人生中的機遇很重要。假如沒有當年那個電話,現在我肯定還在撥牙。一個人希望從事一個職業,那隻是一個希望而已。一個再有耐心的人,我相信,十年以後要是還是沒有什麼效果的話,他也會放棄,況且像我這樣一個老是朝三暮四的人。

改稿之後,好事接著就來了。我一從北京改稿回來以後,我都不知道,我們那個小縣城轟動了,說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你是第一個去北京改稿的!然後我們的宣傳部長來跟我談話,說我把你調文化館去!

於是我就去了那個文化館上班。

我知道文化館那些人上班不太準時,所以我第一次去上班時,還不知道應該什麼時候到。我們那個時候上班都是每天八小時,早晨都是七點鐘必須去,因為那是小縣城。不像在大城市,有時候是九點,比較晚,北京也大概比較晚,小地方上班都早一點。我想它如果七點上班,我到九點半去,第一次上班我就遲到兩個半小時,看看會怎麼樣。結果九點半我一去,一個人都沒有,我知道我來對地方了。

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大概從1984年年初開始,到現在為止吧,我一直過著這種自由的生活。後來又去了文聯,後來又去了作協,也是沒人管的那種生活,到了1993年的時候我就干脆辭職了,所以我就徹底沒人管了。1993年到現在,我就一直靠小說養活自己,沒有別的收入了。

我現在靠小說活著。

余華的介紹﹕

1960年出生於浙江杭州,之後隨父母遷居至浙江海鹽。在文革中讀完小學和中學。因父母皆為醫生的關係,余華曾當過五年牙醫,之後棄醫從文,進入縣文化館和嘉興文聯,並曾在北京魯迅文學院與北師大中文系合辦的研究生班深造。1983年開始寫作,在1984年正式發表小說。在其處女作《十八歲出門遠行》發表後,余華以實驗性極強的敘述形式,震撼中國文壇。成為中國先鋒派小說的代表人物之一,與葉兆言、蘇童、莫言等人齊名。

在近二十年的筆耕生涯,余華共出版長篇小說三部、中短篇小說集六部、隨筆集三部。主要作品有《夏季颱風》、《十八歲出門遠行》、《世事如煙》、《呼喊與細雨》、《活著》、《許三觀賣血記》、《我能否相信自己》和《靈魂飯》等。其中《活著》和《許三觀賣血記》同時入選一百多位中國大陸的批評家和文學編輯評選的「中國大陸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最有影響的十部作品」。其作品被翻譯成英文、法文、德文、義大利文、荷蘭文、挪威文、韓文和日文等在國外出版。曾經榮獲義大利文學基金會頒發的一九九八年度格林紮納.卡佛文學獎(Grinzane Cavour);澳大利亞詹姆斯.喬艾思(James Joyce)基金會頒發的二○○二年度懸念句子文學獎(Suspended Sentence Award)。

 
 

 

  

余華在開始寫小說之前,是浙江一個小縣城的牙醫。但他並不是很滿意當時的生活狀態。他戲稱,看了一萬張嘴巴,都是一樣的,他想看看不一樣的東西。於是他每天迷惘的看著窗外,終於讓他瞧出一個不一樣的世界。他看見文化館的人在街上走來走去,他問道:「你們不上班嗎?」這些文化館的人回答說:「這就是上班。」於是他決定開始寫小說。

從早期充滿實驗及怪誕的短篇,被喻為是中國先鋒派代表作家之一,到八○年代以《活著》、《許三觀賣血記》揚名文壇,到近年來發表的閱讀與音樂隨筆,他不動聲色的描寫暴力、殘酷,豔驚四座也讓被讀者拒於千萬之外;他感動人也被喻為虛假;他深刻,同時也曾被視為垃圾。他說了:我不懂讀者,他們隨時會拋棄我,一轉身,繼續鑽研卡夫卡、福克納、川端康成等偉大作品的敘事技巧,說著中國的故事,努力的培養屁股與椅子的友誼。

他仍然是先鋒派裡最紅火的作家。

余華主要作品

長篇小說

bullet呼喊與細雨(1991)
bullet 活著(1992)
bullet 許三觀賣血記(1996)

中、短篇小說

bullet十八歲出門遠行(1987,收於《十八歲出門遠行》)
bullet西北風呼嘯的中午(1987,收於《夏季颱風》)
bullet四月三日事件(1987,收於《夏季颱風》)
bullet一九八六年(1987,收於《夏季颱風》)
bullet河邊的錯誤(1988,收於《十八歲出門遠行》)
bullet現實一種(1988,收於《十八歲出門遠行》)
bullet世事如煙(1988,收於《世事如煙》)
bullet難逃劫數(1988,收於《夏季颱風》)
bullet古典愛情(1988,收於《世事如煙》)
bullet死亡敘述(1988,收於《十八歲出門遠行》)
bullet愛情故事(1989,收於《世事如煙》)
bullet往事與刑罰(1989,收於《夏季颱風》)
bullet鮮血梅花(1989,收於《夏季颱風》)
bullet兩個人的歷史(1989)
bullet偶然事件(1990,收於《世事如煙》)
bullet此文獻給少女楊柳(1991,收於《世事如煙》)
bullet夏季颱風(1991,收於《夏季颱風》)
bullet一個地主的死(1992)
bullet祖先(1993)
bullet命中注定(1993)
bullet戰慄(1994)

隨筆集

bullet我能否相信自己(1999)
bullet靈魂飯(2002)

 

Back to Homepage
This page was last modified March 08, 2004
(c) ff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