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Chinese Primary Language Arts Honors Course Website

中國語文榮譽課程網站

Up 重要公告 課程資料 課程筆記 課程作業 成績展示 百家爭鳴 友情聯盟

Home
琵琶行欣賞
琵琶行序

《琵琶行》的欣賞

 《琵琶行》作于唐憲宗元和十一年(公元816年)秋,時白居易四十五歲,任江州司馬。白居易在元和十年以前先是任左拾遺,後又任左贊善大夫。元和十年六月,唐朝藩鎮勢力派刺客在長安街頭刺死了宰相武元衡,刺傷了御史中丞裴度,朝野大嘩。藩鎮勢力在朝中的代言人又進一步提出要求罷免裴度,以安藩鎮的““反側””之心。這時白居易挺身而出,堅決主張討賊,認為否則國將不國。白居易這種主張本來是對的,但因為他平素寫諷喻詩得罪了許多朝廷的權貴,于是有人就說他官小位卑,擅越職分。再加上有人給他羅織罪名,于是貶之為江州司馬。江州的州治在今江西省九江市。司馬是刺史的助手,聽起來也像是不錯,但實際上在中唐時期這個職位是專門安置““犯罪””官員的,是變相發配到某地去接受監督看管的。這件事對白居易影響很大,是他思想變化的轉折點,從此他早期的斗爭銳氣逐漸銷磨,消極情緒日漸其多。


  《琵琶行》作于他貶官到江州的第二年,作品借著敘述琵琶女的高超演技和她的淒涼身世,抒發了作者個人政治上受打擊、遭貶斥的抑鬱悲淒之情。在這里,詩人把一個倡女視為自己的風塵知己,與她同病相憐,寫人寫己,哭己哭人,宦海的浮沉、生命的悲哀,全部融和為一體,因而使作品具有不同尋常的感染力。


  詩前的小序介紹了長詩所述故事發生的時間、地點以及琵琶女其人,和作者寫作此詩的緣起,實際上它已經簡單地概括了後面長詩的基本內容。左遷﹕指降職、貶官。湓浦口﹕湓水與長江的匯口,在今九江市西。京都聲﹕首都長安的韻味,一方面指曲調的地域特征,一方面也是指演技高超,非一般地方所有。善才﹕唐代用以稱琵琶演奏家。命酒﹕派人整備酒宴。憫然,傷心的樣子。恬然﹕安樂的樣子。遷謫意﹕指被降職、被流放的悲哀。作者說他被貶到九江一年來,每天都很快樂,只有今天聽了琵琶女的演奏,才勾起了他被流放的悲哀。這種說法是寫文章的需要,讀者當然不會相信他。長句﹕指七言古詩。


  《琵琶行》全詩共分四段,從““潯陽江頭夜送客””““猶抱琵琶半遮面””共十四句,為第一段,寫琵琶女的出場。其中的前六句交代了時間,這是一個楓葉紅、荻花黃、瑟瑟秋風下的夜晚;交代了地點,是潯陽江頭。潯陽也就是今天的九江市;潯陽江頭也就是前邊序中所說的湓浦口。交代了背景,是詩人給他的朋友送別。離別本身就叫人不快,酒宴前再沒有個歌女侍應,當然就更加顯得寂寞難耐了。這里面““主人下馬客在船””一句句法稍怪,其意思實際是主人陪著客人一道騎馬來至江邊,一同下馬來到船上。““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這里的景色和氣氛描寫都很好,它給人一種空曠、寂寥、悵惘的感覺,和主人與客人的失意、傷別融合一體,構成一種強烈的壓抑感,為下文的突然出現轉機作了準備。其中蹬後八句是正面寫琵琶女的出場﹕““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聲音從水面上飄過來,是來自船上,這聲音一下子就吸引了主人和客人的注意,他們走的不想走、回的不想回了,他們一定要探尋探尋這種美妙聲音的究竟。““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這里的描寫非常細致。由于這時是夜間,又由于他們聽到的只是一種聲音,他們不知道這聲音究竟來自何處,也不知演奏者究竟是什麼人,所以這里的““尋聲暗問””四個字傳神極了。接著““琵琶聲停””表明演奏者已經聽到了來人的呼問;““欲語遲””與後面的““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相一致,都表明這位演奏者的心灰意懶,和慚愧自己身世的沉淪,她已經不願意再拋頭露面了。這段琵琶女出場過程的描寫歷歷動人,她未見其人先聞其琵琶聲,未聞其語先已微露其內心之隱痛,為後面的故事發展造成許多懸念。


  從““轉軸撥弦三兩聲””““唯見江心秋月白””共二十二句為第二段,寫琵琶女的高超演技。其中““轉軸撥弦三兩聲””,是寫正式演奏前的調弦試音;而後““弦弦掩抑””,寫到曲調的悲傖;““低眉信手續續彈””,寫到舒緩的行板。攏、捻、抹、挑,都是彈奏琵琶的手法。霓裳﹕即《霓裳羽衣曲》,唐朝宮廷中制作的一個舞曲名。六﹕當時流行的一個舞曲名。從““大弦嘈嘈如急雨””““四弦一聲如裂帛””共十四句,描寫琵琶樂曲的音樂形象,寫它由快速到緩慢、到細弱、到無聲,到突然而起的疾風暴雨,再到最後一劃,戛然而止,詩人在這里用了一系列的生動比喻,使比較抽象的音樂形象一下子變成了視覺形象。這里有落玉盤的大珠小珠,有流囀花間的間關鶯語,有水流冰下的絲絲細細,有細到沒有了的““此時無聲勝有聲””,有突然而起的銀瓶乍裂、鐵騎金戈,它使聽者時而悲淒、時而舒緩、時而心曠神怡、時而又驚魂動魄。““東舟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這兩句是寫琵琶女的演奏效果。大家都聽得入迷了,演奏已經結束,而聽者尚沉浸在音樂的境界里,周圍鴉雀無聲,只有水中倒映著一輪明月。


  從““沉吟放撥括弦中””““夢啼妝淚紅闌干””共二十四句為第三段,寫琵琶女自述的身世,自述早年曾走紅運,盛極一時,到後來年長色衰,飄零淪落。沉吟﹕躊躇,欲言又止的樣子。斂容﹕指收起演奏時的情感,重新與人鄭重見禮。蝦蟆嶺﹕即下馬嶺,漢代董仲舒的墳墓,在長安城東南部,臨近曲江。從““十三學得琵琶成””以下十句極寫此女昔日的紅極一時。她年紀幼小,而技藝高超,她被老輩藝人所贊服,而被同輩藝人所妒忌。王孫公子迷戀她的色藝﹕為了請她演奏,而不惜花費重金;她自己也放縱奢華,從來不懂什麼叫吝惜。就這樣年復一年,好時光像水一樣地很快流走了。教坊﹕唐代管理宮廷樂隊的官署。第一部﹕如同說第一團、第一隊。秋娘﹕泛指當時貌美藝高的歌伎。五陵﹕指長陵、安陵、陽陵、茂陵、平陵五個漢代皇帝的陵墓,是當時富豪居住的地方。五陵年少﹕通常即指貴族子弟。纏頭﹕指古代賞給歌舞女子的財禮,唐代用帛,後代用其他財物。紅綃﹕一種生絲織物。鈿頭﹕兩頭裝著花鈿的發篦。雲篦﹕指用金翠珠寶裝點的首飾。擊節﹕打拍子。歌舞時打拍子原本用木制或竹制的板,現在興之所至,竟拿貴重的鈿頭雲篦擊節,極言其放縱奢華,忘乎所以。等閑﹕隨隨便便,不重視。從““弟走從軍阿姨死””以下十句寫此女的時過境遷,飄零淪落。隨著她的年長色衰,貴族子弟們都已經不再上門,她僅有的幾個親屬也相繼離散而去,她像一雙過了時的鞋子,再也沒人看、沒人要了,無可奈何只好嫁給了一個商人。商人關心的是賺錢,從來不懂藝術和情感,他經常獨自外出,而拋下這個可憐的女子留守空船。人是有記憶的,面對今天的孤獨冷落,回想昔日的錦繡年華,對比之下,怎不讓人傷痛欲絕呢!““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其實即使不作夢,也是一天不知要想多少遍的。浮梁﹕縣名,縣治在今江西景德鎮北。紅闌干﹕淚水融和脂粉流淌滿面的樣子。


  從““我聞琵琶已嘆息””到最後的““江州司馬青衫濕””共二十六句為第四段,寫詩人感慨自己的身世,抒發與琵琶女的同病相憐之情。唧唧﹕嘆息聲。““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二語感情濃厚,落千古失落者之淚,也為千古失落者觸發了一見傾心之機。自““我從去年辭帝京””起以下十二句,寫詩人貶官九江以來的孤獨寂寞之感。他說﹕““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住近湓江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地勢荒僻,環境惡劣,舉目傷懷,一點開心解悶的東西都沒有。其實這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詩人自己的苦悶移情的結果,我們對比一下《水滸傳》里宋江贊賞江州的一段話,他說﹕““端的好座江州,我雖犯罪遠流到此,倒也看了真山真水。我那里雖有幾座名山古跡,卻無此等景致。””詩人的悲哀苦悶完全是由于他政治上受打擊造成的,但是這點他沒法說。他只是籠統含糊地說了他也是““天涯淪落人””,他是““謫居臥病””于此,而其他斷腸裂腑的傷痛就全被壓到心底去了。這就是他耳聞目睹一切無不使人悲哀的緣由。接著他以一個平等真誠的朋友、一個患難知音的身份,由衷地稱贊和感謝了琵琶女的精彩表演,並提出請她再彈一個曲子,而自己要為她寫一首長詩《琵琶行》。琵琶女本來已經不願意再多應酬,後來見到詩人如此真誠,如此動情,于是她緊弦定調,演奏了一支更為悲惻的曲子。這支曲子使得所有聽者無不唏噓成聲。多情的詩人呢?看他的青衫前襟早巳經濕透了。促弦﹕緊弦,使調子升高。青衫﹕八、九品文官的服色,司馬是從九品,所以穿青衫。


  這首詩的藝術性是很高的,其一,他把歌詠者與被歌詠者的思想感情融而為一,說你也是說我,說我也是說你,命運相同、息息相關。琵琶女敘述身世後,詩人以為他們““同是天涯淪落人””;詩人敘述身世後,琵琶女則““感我此言良久立””,琵琶女再彈一曲後,詩人則更是““江州司馬青衫濕。””風塵知己,處處動人憐愛。其二,詩中的寫景物、寫音樂,手段都極其高超,而且又都和寫身世、抒悲慨緊密結合,氣氛一致,使作品自始至終浸沉在一種悲涼哀怨的氛圍里。其三,作品的語言生動形象,具有很強的概括力,而且轉關跳躍,簡潔靈活,所以整首詩膾炙人口,極易背誦。諸如““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別有幽情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等等都是多麼凝煉優美、多麼叩人心扉的語句啊!


  白居易本來就是一個關心下層人民,同情人民疾苦的詩人,這次他又用淺近流轉的語言描寫了一個動人憐惜的風塵女子形象。由于這首詩,白居易的名字也就更為家喻戶曉、婦孺皆知了。三十年後唐宣宗在為白居易寫的一首詩中說﹕““童子解吟《長恨》曲,胡兒能唱《琵琶》篇。””連少數民族的兒童都能背誦,稍有文化的漢族人就更不用說了。 

 

Back to Homepage
This page was last modified March 08, 2004
(c) ffang